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旧光影里的心事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07-08

露天电影

那些年,电影几乎是我们休闲生活的主角。它的民间身份是以露天电影来实现的。因为不需要买票,只要有电影放映,只要你想看,双脚就会把你带到幕布前。而一提起露天电影,一定会勾起许多人的集体记忆。不知道谁说的,“70后、80后的童年里都有个露天电影院”,反正我是同意的。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城乡文化生活匮乏,不似如今触摸世界的方式那么丰富多元,电视、网络、微信,可将天下事儿一网打尽,将人间万象盈于一掌之中。有要放映电影的消息传来,人们会集体兴奋起来,尤其是孩子。那时孩子的兴奋点都比较低,一些简单的娱乐活动就会点燃他们心中的快乐、引爆他们的激情,让他们手舞足蹈,亢奋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更何况是画面感极强、可以许多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观看的电影呢。看一场露天电影,简直就是过一个盛大的节日。

 

在那时,露天电影似一个小小的天窗,成为我认识和瞭望外面世界的窗口:烫头、喇叭筒裤子、口红、立交桥、摩天大楼、小汽车、长着“大辫子”的公交车……许多的新鲜事物都是很先通过电影走到我眼睛里来的。但更多的时候,我会边看电影边在心里揣着大大的疑惑:为什么灯光投到一块布上,就出现了五彩缤纷的画面?那灯光是从哪里来的?沿着那束光,我会不会走到一段故事里去?

 

有那么几次,我甚至故意从一束长长的喇叭一样的、集聚了许多灰尘颗粒的光线中穿过,希望在白色的幕布上看到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沾上一些电影明星的光,变得夺人眼目。让我遗憾的是,看到的却是一闪即逝的、浅黑色的影子……

 

 

 

小电影院

小时候,县城只有一家小电影院。它位于县城一隅,门面简单,入口很小,样子寒酸,和今日装修豪华气派的影城相比,可谓地下天上。它艰难萧条的存在,揭示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温饱尚须吃力维系时,精神层面的享乐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不像现如今,人们基本可以无需什么理由,随随便便就走进电影院。看场电影已成平常事儿,甚至说演变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但在一个孩子眼里,不甚繁华的小影院是一个盛装快乐和虚荣的地方。露天电影上映的都是老片,而小电影院除了可以放映老片,更多的是上映新片。

 

 

记得那次放映的电影是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观者如潮,这样的“盛景”是很少见的。电影放映后还有摇奖活动,我们家中了三等奖。父亲上台领的奖,奖品是个瓷脸盆。这个小小的意外收获,让一家人欢喜了好一阵儿,那时的人们是那么的容易开心——“我们摇到的不是奖品,是幸运”!

 

二十几年后,因为工作关系,我有幸见到了当年承包这家影院的负责人,而彼时,他已经成为一家大型综合商场的董事长了。有了些见识的我真心夸赞了他一番。他的确不凡,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就走在了前面,具有了用策划活动来换取票房的头脑。在一个有文学种子于心底生根发芽的孩子眼里,小电影院又是许多故事的发源地,是一个梦想起飞的地方。有红色的故事、英雄的故事:《鸡毛信》《小兵张嘎》;有生活的、历史的故事:《喜盈门》、《垂帘听政》;也有爱情的故事:《牧马人》《被爱情遗忘的角落》……就那么走进孩子的眼里来、心里来,带给她无限的惊艳和惊喜。

 

 

《冰山上的来客》看得我格外激动,当然,也是平生*一次听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那奇特而又优美的曲调,从此,它便在我心间长久缭绕。围绕真假古兰丹姆、战士阿米尔、杨排长展开的故事让我惊奇:原来一个故事还可以这样设置悬念,情节还可以这样铺展。一部电影就这样撩动了一个孩子渴望讲述故事的心。

 

许多年后,当长大了的孩子可以做到让文字在她的指尖欢快的舞蹈、任意的流淌,让许多的故事汩汩涌动时,那些在简陋的小电影院里展开的想象、飞扬的思绪、漫漶的情怀,自是有一份功劳的。电影让一个孩子文学的心得到了灌溉和滋养……

 

 

 

集体电影

初中时,学校会隔段时间组织全校师生看一场集体电影。多半是《雷锋》《焦裕禄》一类的主旋律电影。对于有学业压力的初中生来说,即便电影不是那么真正的对味口,也可以算作是很好的调剂、很理想的释压方式了。一个学校的学生看电影,场面是极其壮观的,两个,甚或三个年级的学生(有时初三学生也会得到“恩赐”,被释放出来)排着队走在一起,平时只能相望于校园的江湖,甚至有时想遇到都很难的互相萌生好感的男孩女孩,可以趁这个机会,用眼神互诉心语了。

 

要是看电影时座位离得很近,或是可以幸运地并排坐在一起,则是更幸福的一件事儿。若真的如此,一场近两个小时的电影会变得很快结束。片尾曲响起,灯光重新开启,好一阵子的不适应,急忙将似乎已经游离出壳的灵魂,从几分钟前还是四处弥散的电影情节里拉回来,只觉刚刚结束的一场光影缤纷的故事是一场虚幻的梦,是心灵的一段呓语和告白。看不远处那个已经随队伍走掉的人儿,心中不禁涌起一阵莫名的忧伤,有种曲终人散的深深失落……

 

 

 

作者简介:陈茗薇,女,原名陈明威,另有笔名烽火嘉人、南均等。

西安癫痫病重点医院
癫痫病怎么去治疗
中国哪里看癫痫病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