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小村的路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08-27

看惯了城市中宽广又平坦的道路,一幅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景象。然而,一切有形的物质和无情的岁月早已覆盖昔日的宁静与打破原始的空灵。

长久生活在城市中的一些人似乎一直寻找一个可以沉下心来,理絮静思的地方。那儿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小河流水,芳草萋萋。于是我们厌倦了城市的浮躁与所有功利,抛下一切工作应酬,来到熟悉的小村,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小村的路,没有城市的宽阔,窄窄的刚好能通过一辆汽车,但是很干净。水泥浇筑,上面一条条纹路清晰可见,向另一个村庄笔直延伸。如果你从天空鸟瞰,村庄会变成了一座座山峰,那么村庄的路仿佛是一条流动的银河,将各个山头串成一片,欣然地挂在小村人们的脖子上,荡起一阵阵嘹亮的歌声。

行走在小村,你在也不需为走哪条路而烦恼,路上可能堵车而担忧,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静谧祥和。偶尔有一辆电车驶过,也不会扬起满天灰尘,让人睁不开眼,你看到的只是电车远去的影子,听到的也只有微弱的嗡嗡声。

十几年前,小村的路,是小村人们两只脚来来回回踩出来的土路,坑凹不平。每逢雨水天气,就会泥泞不堪,串一下邻居的门,鞋子上会翕上一层厚厚的烂泥。当你转过头来打量一下自已走过的路,会发现一行歪歪扭扭的脚印,像游动的湖乡水蛇,蜿蜒而灵巧地画下一条生活的曲线。曲线的一端,系在脚下,另一端,系在小村的山头。

在小村的十字路口,一辆拖拉机陷在泥水里。机车手加大油门,开足马力,而拖拉机如同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哇哇地流着泪水,就是不愿跟着大人走。几个同村的村民见状,走上前,帮扶推动一下,孩子擦一擦眼角很不乐意地跟着大人走了。

月初,月亮沉寂,没有展露一点清色的光辉。天色渐渐变黑,小村愈发显得更加宁谧。站在路上远远望去没有一丝光晕,而你每走一步,都要伸出手指探一探路,看前面是否有人或有其它障碍物;实在没办法前行,索性站在路上或蹲在路边慢慢扭头四处寻找发光源,希望借着微微的一丁亮光,能够摸索到脚下的路。

这种感觉像在做一个没有终点的噩梦,黑夜就是你的对手。也许,等到天明噩梦就会结束,但当你耐着性子慢慢走出这一片漆黑时,就会发现这条路是自已以前常常行走的,凭着对它的熟悉,再恶厉的环境在小村的路上也算不上什么。因为这里并不拥堵,你也用不着匆忙赶路,闭上眼也不会走错。小村路上多年来洒下的亲情,乡情让你不知迷途,不知疲倦。这里可以让烦闷变的舒畅,让满眼的钢筋水泥金属人群变成田园风光小河农家。

现在,天一亮。顺着小村的路走上一圈,你会惊讶地发现原本一起嬉闹闲聊的一家人,已人去楼空,铜锁挂门。他们一定去城里追求更好的生活了,一连几家,都是这样的情景。小村的人变得越来越少,路不在是灰尘满满或烂泥糊糊的土路。而现在路边也安装上了夜行的路灯,垂暮黄昏,一行路灯一个接着一个地被点亮,闪烁着清澈的白色光,有点城市中的感觉,只是比城市的晚上更加寂静。

如果你想找一个熟悉的身影聊上几句,那么就尝试着去寻找他们。很快,你就会发现渴望会成为一种奢望。途经的路上,你会清晰地听见几声清脆的铃声,一群十来岁左右的孩子正骑着自行车快速地奔向学校;晚上,伴随一阵阵急促的响声,学生们按小村的路向不同的方向再骑着自行车慢速地回家。

在小村的路上,你可以边看边想,想小村的童年,青年,甚至老年。在这儿你可以没有工作上残酷的竞争对手,没有纠缠不清的人事情感瓜葛,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恣意想像。漫步在路上,脚步从容,恰似闲庭信步。

在城市里,我们常常赶在上班,约会,宴席,健身的路上,很多时间都是在路上浪费了,倘若行走在小村,很宝贵的时间一定是在路上。在小村的路上,我们很想拥有的是一片心静的安宁,卸掉一身的劳碌和困惑。

癫痫病吃药能去根吗
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
癫痫病人不能吃什么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