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冬日絮语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呆在南方已经习惯了,记不清楚北国的四季的面容了,凡事日日思之不见之,就会觉得倍加思念了。已经入冬有几个月了,可还是依旧没有看见一粒雪的眼泪,心里面总是失望又倍加期望,好像是饥渴的婴儿渴望吮吸母汁。

冬天是等不来的,是一次又一次地殷勤的企盼而至的,它为了满足人们看雪景的欲望,所以就会变得骄狂一些,珊珊不至。西风肆虐,到处肃杀一切生机,把生命的种子扼杀在裸天处,变得干枯进而腐朽脱落。

冬天是无情的,虽然远处还有那么一丁点绿意,可尤其显得孤零,那种孤零不是骄傲,而是一种脱俗,准备迎接纯洁的雪瓣。

南方的冬天是阴冷的。肆虐的妖风四处地缭乱着,湿气像是幽灵一样地附着在体肤上,禁受不住这种天气,自然会怀念气家乡北国的冬,干冷。倒也适合自己的性格。喜爱冬不光是因为雪景,更多的是眼前能够浮现出儿时的背影,也是一种美景,怀念、留恋、伤怀、偷笑、、、、、、不是虚幻的,而是一种昔日场景的再现,也是一种美,无言的美,无形的美。人,活着的时候,总是在四处地为了生活奔波,很少有机会停下脚步去看看身后的足迹,如今能够忆起这些,能不是一种幸福吗?

今年的冬比以前来的更晚一些。这都一月份了,南方还是迟迟不见雪花飞满天,不过看这样的天气和温度,似乎还没有任何的征兆要雪花飘飘。好像是在撒娇的孩子一样,在怄气?北方有的地方刚刚接到十二月份就洋洋洒洒,满地洁白了。想看雪,所以就追着冬的步伐远离了南方的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今年南方的血是什么样子?估计是没有福分看到了。我要到北方去“冬眠”了?随着车子的嘶鸣声,接近了北国的冬,开始慢慢地看到了冬的韵味儿了。到了北国的家乡,还没有见到亲人就已经比亲人还要亲切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流从心窝儿里喷涌出来,走遍全身的每个细胞和神经。我彻底地被她给震撼了:白啊,雪的世界,南极的冰山,东北的雪地,再也已经按捺不住了内心的歌声,站在“簌簌”的雪地里只想发自内心地大嚎一声“啊!”可又怕把雪花女神给惊扰,又怕脱去了赤裸枝头的裹着的棉袄,我又怎么忍心看着它们都受冻呢?跟南国的动完全是两个季节。

冬是有性格的。南方的冬,含蓄,委婉;而北国的冬就不一样了,奔放,豪情。一夜之间就堆了几尺深的雪坑了,鸡毛毯子般的雪瓣漫天飞舞,遮天蔽日,织成了一张雪网。多像是在欣赏一场雪雾,难怪诗中语:撒盐空中差可拟!一脚踩进去,就像是穿上了一双羽绒做的长筒靴子,像是拔萝卜一样给蒿出来,留下一双深深地鞋样儿,顺势走下去,一条白色的大理石羊肠小道就修起了。一大群小孩子都在惊叫着打雪仗,堆雪人,那是自然少不了的,尤其是在农村了,孩子们就剩下这点乐趣了,更加尤其是在北国的冬。野,像是泼猴一样地调皮。不过如今我们都只有欣赏的份儿了,很难参加进去了,不过看着他们的背影,就好像在欣赏自己童年的背影,回味儿无穷,像是饮下了一杯酝酿了很久的美酒一样,在今年的今天终于一饮而尽,香味儿犹存。绵延起伏的雪山,多么地像是一座座冰城?竹林铺着棉被;卖地裹着棉被;松树带着手套;小河舔着麦芽糖;大地铺着地毯……又让人看不出生命的萧条,处处都是生命,无处没有生命。生命没有萧条,依旧活在每个人的心中。

冬是有感情的。每每到了冬季,远处漂泊的游子归来,四处奔波的亲人、朋友都归乡,像是迷失的船只终于靠近了港湾一样。忙碌的人放手,然后一家子人齐聚一堂,絮絮叨叨着各自一年的收获,欢声笑语震落了枝头上苍白的发髻,其乐融融,好不热闹?亲情都汇聚在了冬季,冬季仿佛是漂泊的人可以停靠的港湾,没有冬季就没有欢聚一堂的热闹。

呆在北国的冬,倒是想起自己曾经写的一首诗歌:

悄悄地悄悄地

冬姑娘来了

踏着轻盈的步伐姗姗来迟

泠泠作响的河水对她说:

我要吃糖————给你冰棒

赤裸的枝干对她讲:

我要棉袄————送你锦帽貂裘

蓬松的麦芽对她示意:

我好冷————盖上棉被

苍劲的竹林像她招手:

我的礼物————新年的衣裳

欢声笑语响彻云霄

画一个雪姑娘

欢度春宵。

冬是纯洁的,能净化心灵;冬是温暖的,能传递亲情;冬是生命的,能使忙碌的人暂停一下生活的脚步,欣赏一下生命中的大自然的奇迹。到了北国过冬,早日盼望南方的冬真正的到来。

癫痫病吃中药能治好吗
癫痫病应注意些什么
郑州很好的癫痫病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