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陆羽的别墅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10-14

陆羽的别墅

陆羽的别墅

浙江湖州,在一片寸土寸金的住宅区,居然开辟出了一块地,建起了一层两间120平方的住宅,只见白墙黛瓦,唐代风格,四周环绕着花草绿地,种植观赏茶树,还有六角凉亭,花园门口还矗立着精致的牌坊,对联写着“穷歌诗之丽则万世作茶仙,究孔释之名理一生为墨客,”横披“精行俭德”。用现代人的挑剔的眼光,我们也可以把这称之为别墅。没错,这里是茶圣陆羽的青塘别业,是湖州市政府2010年重建的。

据《辞源》所载,别业是住宅外另置的园林休息处及其建筑物,别业一词是与“旧业”或“第宅”相对而言,业主往往原有一处住宅,而后另营别墅,称为别业。用现代语言直白就是“家外有家”。

陆羽在湖州有苕溪草堂和青塘别业两处住所。陆羽来湖州后借住了很多地方,后来在唐代书法家颜真卿、诗僧皎然等的帮助下建造了自己的住宅,这就是青塘别业。大历十年(775),陆羽43岁时,湖州青塘别业建成,一生辗转漂泊的陆羽开始着手著《茶经》三卷。

文人名垂青史,其住房往往也能流芳百世,哪怕房子已不在,但房屋命名依然流芳。左思的东山庐,王羲之的兰亭,陶渊明的归园田居,谢灵运的石壁精舍,陆羽的青塘别业,王维的辋川别业,杜甫的成都草堂,白居易的庐山草堂,苏舜钦的沧浪亭,司马光的独乐园,胡仔的苕溪渔隐,赵孟頫的莲花庄,袁枚的随园。现代则有沈从文故居,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其家乡也开始保护莫言故居,游人络绎不绝。

历史上真正的青塘别业实际上只是一普普通通的农家宅院,但是应该比现在更美,充满野趣,充满诗情画意,现代版的青塘别业四周满满的高层住宅,使这里更象一处盆景一样,当然,更望不见青山看不到桑田。青塘别业既是《茶经》成书之处,也是陆羽终老之所。在唐代诗僧皎然的诗句中,青塘别业是一座既简朴又雅致的房舍,周围环境很优美,有桑田,有翠竹篱菊,远有青山,近有钓溪。皎然有一首诗《寻陆鸿渐不遇》,就很好地描绘了茶圣陆羽的生活驻地的场景:移家虽带郭,野径入桑麻。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扣门无犬吠,欲去问西家。报道山中去,归时每日斜。

我出生于陆羽故乡竟陵,耳濡目染都是茶圣陆羽励志传奇,对陆羽的青塘别业,自然也是心向往之,只是无缘过去游历,走一走茶圣品茶著经之路。针对当今社会矛盾突出的住房问题,我感觉茶圣不光引领了中国茶道大兴,同样对解决现实的住房观念也有不少启示。

一是房奴问题:不久前,有一位河南人,在郑州打工二十载,却始终买不起房子,长期为房子发愁,很终精神崩溃而自杀。这位先生虽然是个别极端的案例,但也引来无数网友评论。一部分网友口水直指高企的房价,我则为这位郑州房奴感到不值得。茶圣陆羽比这苦逼的多了,小时候是一个弃婴,被和尚收养在寺庙,年轻时又赶上安史之乱,作为难民四处流浪,直到43岁才由朋友们帮忙建了个房。郑州房奴好歹也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生活在和平时期,有快乐的童年和青少年期,且在郑州也撑了二十年了,真不该因房而崩溃。

二是北上广深拥挤问题。现代人喜欢往一线城市跑,其实,那个拥挤,让人情何以堪。在唐代,一线城市就是长安,皇上两次召陆羽进京做官,但陆羽坚辞不就,放弃进入一线城市的机会,这在现代人看来,好傻好傻。但茶圣之所以能成为圣,自然有非平常人的过人之处。放弃长安的生活,放弃做官,才有研究茶事的机会,有时,放弃就是很好的选择。所以能成大事。放在现代,也一样,想做成事业,得有所取舍,并不一定非得人人往北上广深挤将进去。

三是房子环境问题。这个问题也是直击现代中国人的痛处。国外,有钱人住郊外,穷人才住市内,因为郊外环境好啊。中国则刚好相反,一些人非得住市中央才觉得安逸,弄得市中心房子每平方好几万,市郊的房子则卖不出去。其实,市中心有什么好,没有新鲜空气,整天听着喧闹,看到的都是人,来去匆匆的,要不就是广场舞大妈,这能养好生吗?陆羽活了七十一岁,这在古代绝对是长寿,除了他的淡泊名利的心境外,陆羽的青塘别业,其居住环境,就是乡野型的,用现代开发商的说法就是靠近绿色亲近自然,再加上陆羽常年跋山涉水,种茶品茶,著书会友,这都契合了现代的养生理念。所以,那些念念不忘城市中心,宁要市区一张床,不要郊外一套房的现代人,应该向陆羽学习学习。

四是房品如人品。正如刘禹锡的《陋室铭》所言:斯是陋室,唯吾德馨。陆羽的青塘别业,其实也不过一简简单单的农家小院,草庐青舍而已,但是,因为有人品高尚的茶圣居住过,所以千百年来,其人其房皆为人们所崇拜,流芳百世。刚刚新华网对落马的大老虎周永康在江苏无锡老家的别墅进行了曝光。周家别墅讲究风水,显眼且奢华,但这套房子,一定是巧取豪夺的产物,充斥着贪腐的故事,其下场,自然是和房子的主人一样,遗臭万年。现代还有一些贪官污吏,动不动就手握几十套房产,一线城市的,海滨城市的,国内的,国外的都有,甚至于都没时间去住上一天,就被直接拿下,进入监牢去后悔“广厦千间,夜眠不过七尺。家财万贯,一日不过三餐”。所以说,房不在多,也不在于豪华,只要人品高尚,破房子也是好房子。

我爱陆羽,不只因为陆羽是我家乡走出来的伟大的茶圣,更因为陆羽的传奇人生,告诉了我许多受益非浅的做人道理,那种精行俭德的茶人风范,如同明灯,照亮我之前行。

青芝山神2014/7/31

哈尔滨专业看癫痫医院
郑州看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哪家癫痫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