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沉默的青蛙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2-07-26

在我心里,夏天永是那么热闹。不说那满池清浅,舞裙婀娜,粉黛含羞的一片片映日红荷;不说那满天飘香,成群嬉戏,打秋千荡漾在枝头的累累桃梨;不说那夕阳西下之际,惹得河水翻腾起浪花,赤裸着身子追逐的少年;不说那白昼栖躲于林间,扯开喉咙鸣唱的蝉精灵;也不说那夜空中点点繁星和飞舞的萤火营造出的浪漫天上人间,单是一声“呱呱”的蛙鸣,从夏的琴谱中弹出,就足以让我心底的美好漫溯一整个盛夏。

其实,在幽美的乡村夏夜,蛙鸣又何止一声两声?从草丛中,从田埂旁,从水沟里,从池塘处,飘出的“呱呱”乐曲,一声声,一片片,一丛丛,像漫天流泻的月光一样霸占了整片天地,似乎整个夏夜的天与地都成了装蛙鸣的容器。所有的蛙鸣,在月光的指挥下,交汇成一曲清脆悦耳的大合唱,这歌声忽高忽低,不紧不慢,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如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朝着耳朵奔援而来。这“马蹄”溅起来的是清凉的莹露,是流韵的馨香,是纯美的诗意,它美好并漫漶了我记忆中的童年。

记得在老家的时候,有无数个夏夜,乡亲们总是喜欢搬出一张竹子做的凉床,摆放在屋前的空地上,然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借着可口的美味和吹来的习习凉风,驱散一天遗留下来的疲饿和燥热。晚饭过后,年幼的孩子依偎在长辈的怀里,数天上的星星,呼吸皎洁的月光,听长辈讲牛郎织女和嫦娥奔月的故事。年纪稍长的孩子,对这些故事早就烂熟于心,天真活泼的他们待不住,就喜欢到处乱窜,有时会循着阵阵蛙鸣跑到西边村头的水沟里去钓青蛙。

我也经常成为寻蛙队伍中的一员。去到水沟前,我会带上一只手电筒,准备一根钓竿,在钓竿的绳线下端系上一条蚯蚓或虫子,然后约上几个同伴兴冲冲地跑到水沟旁,沿着沟头的土路缓慢移动步子,瞪着眼,小心翼翼地从水面扫过,生怕惊动了这些才华横溢的歌唱家。当看到有青蛙蹲在浮草上时,我就立马将光照停在那只青蛙的身上,不敢随意晃摇。这时的青蛙就更像站在舞台中央,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明星了。拿钓竿的伙伴就慢慢悠悠地移动钓竿,把它伸至青蛙的面前,然后在青蛙的跟前来来回回,乐此不疲地晃动诱饵。不用多长时间,青蛙往往就会禁不住诱惑,后腿一蹬,“噌”的一声溅起一团水花,跳起来就一口咬住美味。见青蛙上钩,执竿的伙伴就会迅速将钓竿转到岸上,此时青蛙仍旧舍不得可口的佳肴,自然不肯松口而悬在半空中,这样另一个伙伴就能轻而易举地将青蛙捉住了。

不过,我们向来是不会轻易伤害青蛙的,钓青蛙,捉青蛙是为了找点可乐的事情,完全是贪玩的童心使然的结果。村里的祖祖辈辈都不会去轻易伤害青蛙,他们不遗余力的告诫下一代,青蛙是很好的家伙,专吃有害的虫子,这样对田地里粮食的生长及收成都是有好处的,那时的我们虽然还小,对很多事都迷迷糊糊的,但心里还是很明白,在那个食不果腹的困顿年代,粮食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所以,我们总是把长辈的这些话奉为圭臬,牢牢地记在了心中,什么时候都不敢忘却。

无论是哪个伙伴捉住了青蛙,我们都会乐呵一阵,之后张开双手,将青蛙送回原来的水中。受了惊吓的青蛙有时会得猛地撒出一泡尿,同时把腿在手掌上使劲一蹬,“扑通”一声就钻进了水里,然后在远处露出头,痴痴地望着我们。看到这番情景,我们就会指着青蛙哈哈大笑起来,吓得青蛙赶紧将头埋进水里,不知去往了何方。

时间真是个玩命的冲刺手,永远都不知疲倦的以奔跑的姿势前行着。晃眼间,曾经青葱年少的时光已经被甩得远远的,粗算下来,竟已近十年光景。往事只能当做回忆,再也无法重现,夏夜里那些清脆悦耳的蛙鸣声似乎也渐渐隐没在了我岁月的河流中。

如今,我的脚步流落到了城市。每个夏夜,再也没有竹凉床躺了,再也见不到漫天闪烁的星辰了,再也听不到“呱呱”的美妙歌声了。对乡村的夏夜,我开始怀念,那些曾经有意无意的会掠过我的脑海,像燕子一样轻灵,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怀念了吧!

于这样宁静的夜晚,我特别的想念起儿时乡村夏夜中的那些放声歌唱的精灵们。

今天早晨,我途径一个人流如织的菜市场路口,见到了一群青蛙,只是这群青蛙已经与我记忆中的那些相去甚远了,它们远比那时家乡的青蛙逊色!家乡的青蛙有着翠绿欲滴的皮肤,像披着一层梦幻般的绿色舞裙,而菜市场里的青蛙皮肤暗淡,有的甚至发灰,像行将木就的树皮。乡村的青蛙一蹦一人高,一跳几米远,哪像菜市场里的青蛙连跳到膝盖高处的气力都没有。我不得不感叹,城市里的青蛙早已经没有了往日乡村里青蛙的精神头!

可这也无怪乎,我是在一个绿色的笼网里见到它们的,它们作为一种食物,等待着买家的到来。不曾料想,曾经给我带来无数欢乐的青蛙,多年以后与它的重逢竟是在这般凄凉的场面中。它们被押到了城市,从自由自在的歌唱家变成了受囹圄之困的阶下囚,而究其所有的缘由,只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肉味鲜美,这让我心里感到颇为难受。人类的欲念已侵蚀到善良的本真里面,却始终戴着一个“合情合理”的帽子。乡村世世代代敬重与保护的青蛙,如今就像是变成了唐僧一样,只要是心存一点邪念的妖魔鬼怪,都会想尽办法咬上一块肉,这怎么能让我好受呢?

虽然在离开家乡多年以后,我越来越想念家乡夏夜的蛙鸣,越来越想见到那些可爱的歌唱家,但每当我站在城市里,看到青蛙在樊笼里做着挣扎时,我却不想多看一眼它们,确切的说,是不忍再多看它们一眼。一只只青蛙无助凄凉的眼神里,透射出惊恐的彷徨与绝望,或许它们是早已知道,在不远处等待它们的是死亡,是死无全尸的死亡。

城市里,青蛙的渴望及挣扎改变不了它们被吞食的命运,所以,它们再无心情去打扮自己美丽的外表而任由身体爬上一身的暗灰,它们也没有心情去大声歌颂曾经美好清新的乡村夏夜和无拘无束的自由时光了,所以,它们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再也跳不起来。终于,它们变得郁郁寡欢,变得沉默无语。

在城市见过那么多的青蛙,我却再也没有听到过儿时那般清脆、响亮、欢乐的歌声了,曾经“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景象早已化作风沙一撮,只一张钞票的力度,就把它打散在近在咫尺的时光中。

于青蛙而言,乡村与城市的距离,是热情高歌与沉默无语的距离,是生存与死亡的距离。这究竟是现实生活太过残酷,是人心不古的世态炎凉,还是命中注定的本该如此呢?

不管怎样,我还是会时常怀念起家乡夏夜那一个个热烈浪漫的歌唱家。而我现在,又应该多了一种感情——对城市那一只只沉默的青蛙的同情与祈祷,但愿它们能早日恢复那美丽青春的容颜,早日重拾那婉转清脆的歌喉!


癫痫病吃什么药
天津癫痫病怎么样治疗好
北京癫痫专业医院怎么样呢
重庆儿童癫痫怎样治疗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