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江南】无法逃避(小说)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2-04-22

一进腊月,乡村里就洋溢着浓烈的过年的气氛,杀猪宰羊的,买碟子买碗的,打酒打酱油醋置办年货的,清扫房屋张贴年画的,家家忙得不亦乐乎。

这时候,已经早晨九点多了,梁天宝还捂在被窝里懒得起床。妻子玉珍从六点半起来,喂罢猪子鸡子,做好早饭端到桌上,还不见梁天宝起来,就喊他,天宝天宝,太阳都晒着屁股了还不起来?梁天宝没应声,猴子打滚式的在床上连翻了几个身,把床弄得咯吱咯吱响。玉珍开始吃饭,吃了一会儿还不见梁天宝起来,就又喊,天宝天宝,咋还不起来呢?今天天气好,起来吃饭后找几个人,帮忙把塘里的鱼逮了卖了算了。梁天宝又连着翻了几个身,不耐烦地说,烦死人了。

一直到玉珍把饭吃完,梁天宝才磨磨蹭蹭地起了床。玉珍说,饭菜都凉了,我再给你热一遍。等玉珍把饭菜热好了,梁天宝也刷了牙洗了脸。玉珍催他说,快吃饭吧,趁热吃。梁天宝木着脸说,我不饿。玉珍见他不高兴,说,谁惹你了,一早晨起来就板个脸?梁天宝说,谁惹我了?谁也没惹我,烦人。说罢,就推出摩托车,跟玉珍连个招呼也不打,骑上去“日”的一声走了。

梁天宝一走,玉珍心里就酸酸的不是滋味。这一两年来,梁天宝常常是这样,说走就走,说回就回,有时一出去十几天不归,有时还不吭不嗯的发闷脾气,弄得玉珍不知如何是好。玉珍多次问梁天宝到底是咋回事,梁天宝说啥子咋回事,屁事也没有。玉珍说,既然不咋回事,你咋越来越变样了呢?梁天宝说,咋变样了,不就是这个样子吗?玉珍说,现在日子过的红火了,你又是有名的养鱼大王,是不是嫌弃我了?我晓得你一直嫌弃我的。梁天宝说,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嫌弃个啥,疑神疑鬼的。梁天宝说这话时扎着头,心里有些发虚。

梁天宝发疯似的,把摩托车开得飞快,只一个钟头,就到了县城。停了摩托车后,到牛肉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喝了两碗黄酒,然后到电话亭里给艺溪宾馆餐厅服务员玲子打电话。玲子一听是梁天宝的电话,就喜不自禁,问道,宝哥你在哪里打电话,咋不到宾馆里来呀?梁天宝说在电话亭里,不想到宾馆里去。玲子说,你咋不送鱼来了呢?鱼都快没有了。梁天宝说,心里烦,懒得送。听了梁天宝说心里烦,玲子就不吭声了。梁天宝在电话那头小声喊,玲子。玲子还是不吭声。两个人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玲子才小声问,跟她吵架了是不是?梁天宝说,没吵,你晓得的,我从来不跟她吵架。玲子说,是想来玩几天是吗?梁天宝说,你的意思呢?玲子就说,那就玩几天吧!梁天宝说,好,我听你的。玲子说,你先到街上转一转,我现在正在打扫卫生,等十一点我回去。梁天宝说,好。就挂了电话。

梁天宝跟玲子是两年前认识的。梁天宝那时承包了村里十亩荒堰塘养鱼,被县里树为勤劳致富的典型,很出名的。梁天宝养鱼后,跟艺溪宾馆餐厅签了定点售鱼合同,隔几天就送一次鱼来。他每次来,总觉得服务员中有一双灼人的眼睛在盯他,他着意搜索,终于与这双明亮而又清纯的眼睛相碰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梁天宝从这双眼睛中似乎窥视到了她内心的世界,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将与她产生故事,她将是他很好可以倾吐衷肠的人。

这个人就是玲子。他们很快就熟悉了。玲子叫他宝哥,梁天宝开玩笑说,我四十多岁了,你才二十多岁,该叫我宝叔才是。玲子双手捶打着梁天宝说,你坏,就叫宝哥。梁天宝说,好好好,宝哥就宝哥,我心甘情愿降一辈

玲子十一点回到住处,梁天宝已经等在门口了。玲子的住处在幸福住宅小区,玲子不是本地人,从学校毕业后来到艺溪宾馆,宾馆里没给单身住房,玲子就在幸福小区租了一间房子。玲子叫了一声宝哥,梁天宝叫了一声玲子,两个人眼睛就潮湿了。进屋后,玲子把坤包往沙发上一丢,就扑过去搂住梁天宝,梁天宝也紧紧地搂住玲子,两个人一阵狂吻,玲子边吻边呢喃道,宝哥,我好想你。梁天宝说,玲子,我也好想你。

过了一会儿,玲子说,宝哥,我们做饭吃吧。梁天宝说,自个做太麻烦,吃馆子去算了。玲子说,到屋里吃,晚上再去吃馆子。梁天宝说,好。两个人就忙乎起来,梁天宝淘米、洗菜,玲子掌勺炒菜,一会儿就做好了。玲子开了一瓶孔府宴酒,说,宝哥,你喝点酒。梁天宝说,好。一仰头就喝了一杯。玲子又给他斟了一杯,梁天宝说,你把瓶子给我,我自个喝自个斟,你好好吃你的饭。

梁天宝一连喝了七八杯,还要喝。玲子拦住他不让喝了,说,酒喝一点就行了,喝多了伤身子。梁天宝说,我心烦,想多喝一点。玲子说,借酒解愁不是办法。梁天宝说,那该咋办呢?玲子说,不去想那么多就行了。梁天宝说,这不是长久的办法,我只有跟她解脱了才行,可是我说不出口。玲子说,宝哥我晓得你的难处,毕竟是糟糠之妻,我也没叫你跟她怎么样呀!说完已是眼泪巴洒了。梁天宝捶着自个的头,哽咽道,我该咋办呀?玲子赶紧放下碗筷,捉住梁天宝的双手,哭道,宝哥,别这样。两个人就没法再吃饭了,抱哭成一团。

梁天宝*一次到玲子的住处,是在跟玲子熟悉后不久的一天。那天梁天宝到宾馆送鱼,玲子主动邀了他,玲子说宝哥你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的,愿不愿抽时间到寒舍坐会儿?玲子说话时,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他。梁天宝心里激动的听嗵听嗵的如打鼓,其实他早就想跟玲子单独在一起谈谈,只是苦于没机会。玲子主动邀他,他当然喜欢的不得了。于是说,玲子邀我,我还有什么愿不愿意的。就骑着摩托带着玲子,来到玲子溢满芳香的小屋。

那次是玲子的休息日,有的是时间,他们两个人坐在屋里说了一天的话。梁天宝毫无保留地向玲子诉说了他过去的不幸。打那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心就象磁铁一样,紧紧地相吸在一起了。

梁天宝跟妻子玉珍是在18年前结合的。那时,梁天宝的心上人其实不是玉珍,而是一个叫小菊的姑娘,两个人住在一个村子,暗地里幽会了很多次,爱得死去活来。尽管梁天宝长的一表人才,但由于家里过去成分不好,还因为拿不出三千块的彩礼钱,被小菊的父亲断然拒绝了。梁天宝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娶走了他心上的姑娘。他本想打一辈子光棍的,但想想人生一场不容易,打光棍太不值了,就娶了玉珍。玉珍人长的丑一点,但她不嫌梁天宝穷。就冲这,梁天宝心里很是感激了一阵子。一阵子过后,梁天宝心里就冷了,毕竟他不喜欢玉珍,无法建立起感情来,他就这样在痛苦的感情折磨中过日子。

中午,梁天宝跟玲子两个人都没吃成饭,哭得伤心极了。玲子下午去上班,上班前她拿镜子一照,见两个眼睛都哭肿了,就用手揉。梁天宝心痛的不得了,赶紧制止玲子说,莫用手揉,越揉越肿。他从茶瓶里倒了点热水,用手试了试,太烫,又兑了点冷水,对玲子说,你用毛巾蘸热水捂一捂,一会儿就好了。玲子就按他说的办法捂了一会儿,果然见效,但肿没有完会消下去。玲子又用眉笔把眉毛和眼圈描了描,看看差不多了,对梁天宝说,宝哥,我去上班了,晚上七点下班,你下午睡一觉,中午没吃好,晚上我们到外面馆子里好好吃一顿,再去跳跳舞。梁天宝说行,抱着玲子又吻了一会儿,然后催玲子说,你去吧去吧,莫误了上班时间。玲子临出门时,转过身来给梁天宝一个飞吻。

玲子一走,梁天宝便开始忙乎。先把碗和盘子洗了,再拖地下,然后把玲子整个屋子收拾了一遍,才在沙发上躺下来睡觉。玲子租的这间小屋还比较宽敞,她在中间拉了一道布帘子,里面放床,外面放了一个沙发。梁天宝每次来都是睡沙发上。

梁天宝一觉睡到玲子下班才醒。玲子洗了脸化了妆换了衣服后,一起出去吃晚饭。玲子开始说到小摊子上吃,梁天宝不同意,说到阳光花园娱乐城吃。玲子说那里太贵了,梁天宝说我堂堂的养鱼大王,有的是钱。玲子说有钱也要节约点花,别以为自己是大款,就大手大脚的,这样不好。梁天宝说,我晓得,外面小摊子上不太卫生,还缺少一种情调。玲子捣了一下梁天宝的鼻子笑着说,你倒是挺会浪漫的哟!就依了梁天宝。

他们要了四菜一汤,两碗饺子和一瓶红葡萄甜酒,兴许是中午没吃好的缘故,要的东西被他们一扫而光。吃了饭后,就去了舞厅。舞厅里灯光幽暗,柔柔曼曼的,气氛好极了。两个人紧紧地搂在一起跳了一晚上。回到玲子的小屋后,玲子说今晚玩的很高兴,也玩累了,早点睡算了。梁天宝说行,早点睡。玲子要梁天宝睡里面的床上,她睡外面的沙发。梁天宝说老规矩,还是我睡沙发你睡床。玲子说好,晚安!梁天宝也说,晚安!

梁天宝就这样在玲子小屋里住下了,这一住,一直住到腊月三十。

梁天宝这次外出比哪一次时间都长。眼看到年根了,玉珍还不见他回来,就捂着脸哭了几场。

打从玉珍嫁给梁天宝后,就感觉到梁天宝不喜欢她,她也晓得自个儿长的不咋样,配不上梁天宝。但那时候梁天宝是穷光蛋,眼看就要打光棍的,她同情他,才主动找媒人给自个儿说媒。嫁给天宝这些年,她对他百依百顺,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都让给他,把个梁天宝伺候得大老爷似的。就这样,梁天宝还时不时的生闷气,也不当玉珍的面说啥子,不吭不嗯的,叫玉珍心里难受死了,想跟他发火发不出来,想跟他吵架吵不起来。

一等两等,梁天宝没回来,玉珍哭了几场后,干脆也不等了,请了几个人帮忙,把堰塘里鱼全逮了起来,一大半过给了鱼贩子,一半放在一个池子里养着,好让梁天宝过年后分期给艺溪宾馆餐厅送去,她知道梁天宝跟人家签了约的。

腊月二十九,玲子催梁天宝回家去,玲子说,宝哥,回去吧,过年了,回去跟她团圆,她也不容易呀!梁天宝说,不,我不回,我要在这里陪你。玲子说,莫管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梁天宝说,玲子,莫说了,你过年回不了家,一个人太孤单了,我心里不忍。玲子眼圈红了,没再说什么。

晚上,两个人都翻来复去睡不着,一个在里面折腾床,一个在外面折腾沙发。隔了一会儿,玲子说,宝哥。梁天宝说,嗯。玲子说,宝哥,你到里面床上来。梁天宝心跳忽地一下子咚咚咚加快了,颤声说,这,这样……不好。玲子说,宝哥,你进来,我……情愿的。梁天宝没再说啥子,就进去了,刚挨着床边,玲子就忽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勾住梁天宝的脖子,梁天宝就势搂住玲子的腰,一起钻进了被窝里。玲子光溜溜的像一条泥鳅,在梁天宝宽厚的怀里扭动着,呢喃着,玲子说,宝哥,我爱死你了,我要要你,你要我吧,给我吧。梁天宝只冲动地叫了一声“我的玲子”,就发疯地吻玲子。说是吻,实际上不是吻,是吮吸,就像长时间在沙漠里跋涉的人突遇一股甘泉,梁天宝狠命地吮吸着玲子的嘴,吮吸着玲子丰挺的双乳,一双结实的大手在玲子那光洁的玉体上轻轻的游动,直到把玲子爱抚得大声呻吟,浑身幸福的抖动,再也无法自持了,梁天宝才深深地体验着玲子,直至把凝结在心底的那股原始的激情全部释放出来,与玲子融汇成一体。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两个人安静下来。梁天宝说,玲子,我好幸福。玲子头枕在梁天宝的臂弯里,手在梁天宝的胸脯上摩挲着,说,宝哥,只要你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梁天宝爱怜地说,玲子,我爱你。玲子说,宝哥,还行吗?你就要个够吧,我们就这一次。梁天宝说,玲子,我们才仅仅开始,我们以后会永远在一起的,我下决心了。玲子这时哭了,说,宝哥,这是开始也是结局,我不要你下决心,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梁天宝说,玲子你不相信我?我说到做到,过年后就跟她离。玲子说,宝哥,不要这样,我说了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梁天宝说,咋的,玲子你嫌弃我了?玲子说,不,宝哥,我爱你,敬佩你,更为你的婚姻伤心,但我却不能…….玲子说到这儿,再也说不下去了。梁天宝说,玲子,莫说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一夜疯狂的缠绵,梁天宝疲惫不堪,只到三十上午十点,他才从沉睡中醒来,一摸身边,没了玲子。玲子的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梁天宝拿起来一看,是给他的留言,玲子在纸条上写道:宝哥,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我已走了。我考虑了很久,我得离开这座城市,我如果不走,将会给你带来更大的痛苦与不安。我知道,她是在你很艰难的时候嫁给了你并且支撑了你,她是好人,她对你有恩,尽管你不喜欢她,但你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你无论如何,决不可能在日子过得滋润后把她抛弃,这是良心和道德。我要说,我们的认识已经是个错误(当然,如果不认识我,你也可能认识别人),我不能让你我再犯错误。你莫管我到哪里去了,反正我会照顾我自己的。你也莫要为我想很多,我们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很幸福,我会记住这段幸福的。你快回去吧,她肯定在望眼欲穿的等你。很后一次吻你,我的宝哥。玲子于早晨八点。

梁天宝看罢玲子的留言,已经泣不成声了。冷静下来以后,把玲子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去给房主交待一声,房主说玲子早交待好了,你走你的就是了。梁天宝就骑上摩托,发动之后,一加油门,“日”的一声走了。

癫痫有什么症状吗
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
治疗癫痫的中药都有哪些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