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荒原】三个回合爱情来临(小说·征文)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2-04-21

(一)

晨曦初起,清风徐徐。

林静言背着沉重的包,快步跑向公交车站。

在她刚刚到的下一秒,40路公交便缓缓地停在站牌前。

静言赶紧随人群挤上车。车上,人挨人,人挤人,相互之间的缝隙仿佛连空气都无法穿越。

纤细瘦弱的静言被夹在中间,隐没在密密扎扎的人群之中。

还好赶上了这班车,静言在想。不知从何时起,公司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迟到一刻钟,就被视为旷工。如果累计旷工达到5天以上,就要被扣一个月的奖金。

静言这一阶段因为迟到,已经有10多天被记名了,被扣了将近2000元的奖金。

她想起那一沓白花花的票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那是她一个月的汗水啊?即使汗水不能用称量,但起码也是一滴一滴从她纤弱的身体内流出来的吧。更何况,上个月,她在美的商场看中一件连衣裙,价格是1300元。她原本打算攒够两个月的奖金,狠狠心买下来。

裙子啊裙子,我那美丽善良的裙子,看来我和你的缘尽了。

都怪那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有张木头一样的脸、永远都目光凶狠的主管汪景林。

每次迟到,无论她怎么拼命解释,怎么点头哈腰,那位汪主管都毫不留情,总在她的名字上面写上一个大大的、突兀的“迟到”两字。

简直就是资本家嘛,都是直着走路,弯得哈气的人,干嘛那么较真呀。

资本家呀资本家。

小老百姓就只能受这样的夹板气。

静言这样想着,心里的火便滋滋地冒起来。

总有一天,会给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好看,等着瞧。静言在人群中暗暗地握着拳,咬牙切齿地发誓。

正当静言兀自陷入沉思中时,车猛然停了下来,售票员清脆好听的声音喊起来,“景风公司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按顺序下车。”

静言快步地随着人群走下车,抬手抹去额头上密密渗出的汗水,举步走进公司。

远远的,她望见那位汪主管笔直地站在公司签到处,凌厉的目光逡巡着过往的每一个员工,那样子活象阎王,掌握着生杀大权,总想找一个替罪羊,然后放在砧板上,剁呀剁,剁成肉酱,方才罢了。

什么人嘛,不就是一个主管嘛,神气什么呀?

静言心里恨不得开口大骂他一顿。但,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小老百姓一颗,还是认命吧。

这样想着,她低首不发一言地走到签到处,拿起笔快速地、优美地、洋洋洒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得意地抬起头,看向那个木头主管。嘴角还沁着微笑,仿佛在说:你瞧不起我,我从此以后偏不迟到,气不死你。

他也回视向她,目光清冷,面露不屑。

静言不由气结,她恨恨地跺了一下脚,快步地从他身边穿过走向大堂。

很了不起嘛,等着吧,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

(二)

汪景林站在公司的大堂,审视着每一个经过的员工,目光严厉,富含深意。

他想,今天她不会再迟到了吧。

从去年始,他接手景风公司,名义上是公司的主管,实际上却是公司的董事长。

很初的景风公司规模较大,但因上一任的董事不善管理,导致公司经营不善,连年亏损。

景林在一次回国考察时,从偶然的一个渠道,得知景风公司转让的消息,基于他对广告行业的热爱,决定收购这家公司,做为他旗下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专作广告运营和广告策划。

对于景风公司未来的发展前景,他和公司的高管制定了一个详细又具体的计划。

但在认真的考察和详细的调查后,他发现,景风公司之所以一败涂地,主要还是管理松散,员工凝聚力不强。

经过考虑后,他决定深入虎穴,找得虎仔,然后大刀阔爷,将这个恶瘤连根拔除。

于是,某一天,景风公司的董事长成了公司的一个管理层的主管,站在了大堂中间。

他这样做,无非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对公司上下有进一步的了解。另外一个,就是整顿公司松散的纪律作风。

从什么时候起,他注意到了这样的一个女孩。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梳着高高的马尾辫。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镶嵌在那张精致小巧的脸庞,让人看着分外愉悦。

她叫林静言,是公司策划部的工作人员。景林发现,林静言是公司有名的迟到王,她总是在8点45分准时出现在公司,仿佛习惯已经成了自然,每天不早不晚正好迟到15分钟。

他还记得,*一次她迟到后,她故作悲惨地苦苦哀求他,“主管,我们的超级帅、超级帅的主管大人,手下留情吧,迟到十五分钟而已,何必这么斤斤计较,啊?大男子不计小女子之过,好吧?哈哈哈。”

他抬眸看她一副贼眉鼠眼、没皮没脸的样子,有那么一秒钟,他居然想笑。

但,他还是没有被眼前这个情景所惑,依然一脸正经,面不改色地在她的名字上方写上了特别的大、特别大的“迟到”两个字眼。

他抬头看着她的瞳孔渐渐地放大,一张脸因为愤怒扭曲着,牙齿咬得咯咯响,心里更加想要发笑。

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她和他仿佛结下了梁子。有那么一阶段,她故意地忽视他的*,即使迟到也一脸不悦地从他身边经过,任由他在她的名字上写下一个又一个迟到。

这样的相互僵持持续了10天后,有一天,他突然在公司上下宣布,只要迟到一刻钟,就被视为旷工。如果累计旷工达到5天以上,就要被扣一个月的奖金。

就这样,静言的2000元钱悄悄地成了别人的战利品。

他看着静言目瞪口呆地拿着只有1000元的月工资,心里更加的失笑不已。

她惨烈地牺牲在他的淫威之下。这就是她和他斗争、她和他僵持的结果。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今早是静言被扣掉2000元后,*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静言一副“有你没我”的样子,再次印证了她对他的愤怒,也再次印证了她对他的不服气。

好吧,让我们再来一回决斗吧。他静静地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默默地笑了。

(三)

资本家啊资本家,果然是资本家的作风。

静言坐在了办公桌前,依旧愤愤不平地想着。

不对,论资历,他还只是个小主管而已,也谈不上什么资本家嘛。干嘛那个派头,比资本家还资本家。不就是长一张好看的脸吗?帅哥多了去了,就他拽?

好吧,你很拽吧?我就让你拽个够。

静言用手托着下巴,一支笔灵活地在她的指间转来转去。她在思考着,用什么样的办法,能使她这个“农奴”重新翻身当家作主,彻底打倒压迫人民的资本家?

对了,《孙子兵法》有言,对待敌人要用迂回战术,即所谓“出其不意”也。

好吧,来吧,我的主管大人,这一次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手段。

静言嘿嘿笑着,那模样象恐怖片一样惊悚。

“静言,傻笑什么呢?一会儿,汪主管召集我们策划部开会,要听一听我们本季度的工作安排。你还不准备一下发言提纲?”一旁的美丽姐看到她阴森森的笑容,以为她是在做恶梦,七脚八脚地摇醒她。

“什么?什么?什么?他是谁啊?居然指挥到我们策划部来了。”

“他是主管啊,听说是董事长亲自任命的特别级主管。主要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当然也包括我们策划部。”

老天啊,苍天啊,上帝啊,哪路神仙来救救我。静言拍着脑袋后悔不已,怎么就忘了呢?他是妖怪啊,居然是董事长亲自派来的,摆明是一位溜须拍马、谄媚惑上的主儿。

好吧,神来接神,鬼来迎鬼吧。

“静言,静言,快走吧,开会了呀。”美丽姐又使劲摇了摇神游到天外的静言。

“哦,哦,哦,就走,就走。”静言嘴里说着,刚要起身随着美丽姐到会议室,又默默地坐回了原位。

好机会呀,怎么就不趁机来个大反扑,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静言的眼珠子骨碌碌转着,飞快地想着对策。一旁的美丽姐凑到她的眼前,看她的眼珠会不会随时转到眼眶外面。

静言猛地跳起来,咚地将美丽姐的脸撞到五尺之外,她激动地喊到,“有了,这次你死定了。美丽姐,你先去,我随后就来。”然后箭一般冲出出去。

美丽姐揉一揉肿胀的脸,看着她的背影幽幽地叹气,“神经了,一定是。”她肯定地说。

等静言来到会议室,整个策划部、营销部、推广部的工作人员早已齐刷刷地坐在了桌前,静静地望着面前那位一脸黑面、严肃得可怕的汪主管。

而那位汪主管呢?居然悠哉悠哉,不发一言。整个会议室静溢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

静言走进来,看到这样的气氛,不由倒抽一口气,果然诡异啊,亏得我提前有准备。

“啊啊,大家好啊!”静言嘿嘿地打着招呼,手里拿的居然不是文件夹,而是一杯滚烫的咖啡。

大家纷纷侧目看向她,不明白她在做什么?汪景林也同样侧身看向她,一双明眸渐渐迷起。

“嘿嘿,汪主管好,为了使您嗓音清亮,不致于发言疲惫,我给您彻了一杯咖啡。”静言汕汕地笑着,一步一步靠近汪景林。

汪景林眯眼看着她的笑脸,却象洞知了她的意图,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静言突兀地将咖啡向前洒去。成功,但,发生了什么事?好象咖啡只洒到了他的皮鞋上,原本自己的目标是,那件昂贵的价值起码2000元以上的“皮尔卡丹”衬衫和那件昂贵的价值不止2000元的“皮尔卡丹”裤子。

算一算,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合算了吧。自己损失了2000元,而他损失可能达到5000元。嘿嘿。

但,这一切仅仅是幻想而已。

静言抬头看向高大挺拔的汪主管,面孔更加的黑暗,眼神更加的凛厉,但她分明看到,那一双星眸中有一丝丝得意。

“啊,啊,汪主管,对不起,我本来是好意,您看,嘿嘿。”

他静静地坐回了坐位,低首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文件夹。

“呆一会,把整个会议室打扫一遍。”他突然说。

静言哑然。天啊,革命成功尚早,同志还需努力。

(四)

汪景林是第几回了,不经意地从策划部经过,不经意地瞄向角落里的那个身影。

他看到她歪首而坐,眼里露出的苦恼的表情。看来,因为*一回合的完败,她还是不甘心。或许,她又在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想着对付他的办法。

景林有些好笑。本来自己卧底景风公司的目的,是为了整顿公司的纪律,顺便摸摸底,为下一步公司经营管理打好基础。

但现在,却遇见这么一位有趣的女孩儿,又发生了这么一件有趣的事儿。

他有些奇怪,自己对这个顽皮无赖的女孩竟然不讨厌。更奇怪地是,以自己这样的身份,居然真得参与进来一件无聊的争斗中,自己还饶有兴趣。

以自己的智商,对付这个看似机灵,实则糊涂的女孩儿,简直是太辍辍有余了。他有兴趣,和她一直这样的争斗下去,哪怕是一辈子也无妨。

这一天,景林决定召集公司的几个主要部门开会,深入了解一下各部门未来的工作计划。

他经过策划部时,听见有人喊,“静言,静言,快走吧,开会了呀。”而她也随声附和着。

他便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静静地站在门后,看着她突然站起,又突然坐下。此刻,他还想,如果策划部的员工不经意碰见他,他会找什么借口搪塞?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门内那一副得意洋洋、自信满满的神情,俨然是找到了对付自己的办法。

景林摇首笑了笑,转身走向会议室。

当她走进来时,景林便了知了她的计划。那么愚蠢而又简单的计划,她居然可以那般兴奋,那般得意。

看来,她是太轻视自己的对手了。

“嘿嘿,汪主管好,为了使您嗓音清亮,不致于发言疲惫,我给您彻了一杯咖啡。”

他默默地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近,有那么一瞬间居然想,未来的日子里,如果有她相伴,岂不有趣。

自己和她相识,也仅仅是一个月而已。居然有这样突兀的想法,真是太奇怪了。

但,又何尝不可呢?

他稍一反击,她的一出精心策划的戏码就正式宣告光荣地、彻底地结束了。

他失笑地看着她惊讶又失望的小脸,渐渐浮现出一种难以揣测的表情。

如果,你愿意,那么让我们进入第三回合。他想。

(五)

太失败了,太失败了。

静言使劲地捶着桌子。怎么这么容易就败下阵来,也亏得自己平时那么机变灵巧。

那股子机灵劲儿到哪去了?

静言为自己今天在会议室里的出糗后悔不已。

想一想,也够倒霉的。本来是要给他一些颜色看一看,把自己*一回合输掉的本儿全部攥回来。

但结果呢?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静言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腰。今天一散会,她就被迫留在会议室做大扫除。

偌大个会议室,里里外外清扫一遍,还真不是容易。想想自己的那间毛屋不足30平米,几个星期也不用打扫一次,有时好不容易心血来潮,来个大清扫,不到一天的功夫,又成了猪窝。

自己的懒,在公司是出了名的。

来到景风公司,原本也只想踏踏实实把那俩个小钱儿挣回来得了。但居然碰上这么个瘟神。

很要命的是,她还一次又一次败在这个瘟神的手里。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机会想来个农奴大翻身,居然又被资本家轻轻施一个手段便被压到了身底。

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湖北看癫痫哪家好
北京市治疗癫痫病医院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