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专栏 > 正文

【教师征文作品】张厚富║伙 计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07-13

作者简介

张厚富,连云港市中学退休教师。

 

张厚富  伙    计

     

        我的“伙计”是一个工作包,牛皮面料,长二十来公分,厚度不足十五公分,像个长方体的黑面包。它的一端有根手提的带子。当年,大家也叫它“手包”或“文件包”。这是我90年代初,一次出席单位工代会获得的纪念品。

        平日里,不论去单位还是下乡镇,出发前,我会招呼道:上班了“伙计!”包里放一些文件材料,还能勉强放一个水杯。骑车时,挂在车把上;步行或乘车时提着,多数时候放在腋下夹着。  说真的,九十年代初这包还挺时兴的!

        背着土布包上学长大的我,自是十分珍惜着,拿它当“宝贝”似的。记得有一次,上班的路上突然下起小雨来,情急之下,我脱了外衣包裹起“宝贝”,抱在胸前,弯着腰跑到单位。当时,办公室里两个青年人见状,笑得直不起腰来。

        每天进了办公室,掏出杯子,“伙计”就静静地候在办公桌上。乡镇的现场会上,如果没有桌子,“伙计”就躺到我的膝盖上,让我舒服地看材料,做记录。天长日久,我从心里视它为贴心的“伙计”,心存感激。

        节假日里,无论出门访友,还是去自己家菜园里劳动,我也都带上“伙计”,真可谓如影随形。一次,从菜园回家时,老婆用它装了豆角。我心疼地拿毛巾一边擦洗,一边责备老婆。老婆不无醋意地说:“这包真是你心肝宝贝啊!”

        如今,退休的我,每次和老友们出门游玩时,还习惯带上它,放一个水杯,几片面包什么的。        

        这包的样式早过时了,大街小巷早没了它的踪影。从实用的角度看,这包也不适合登山远行。前些日子,因为提着或夹着它爬山,还闹出了不少笑话呢!

        一次,我们在山道上正吃力地前行,擦肩而过的一群青年男女都忍俊不禁,投来异样的眼光。“这些青年人怎么了?”正当我疑惑不解时,其中一个女孩目光盯着我的“伙计”,笑咪咪地问道:“老同志,您是上山出差吗?这山上还有公事啊?”我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和老友们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自己也感觉出登山时夹着包的不合时宜!                    

        还有一次,在爬陡坡时,我用左胳膊半夹半抱着“伙计”,一边攀登,一边还鼓励路旁休息的游客加油。一位游客见状,不解地说:“老同志,上山哪有抱着包的,买个包背着才方便呢!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买不起背包的!”我有些尴尬,和同伴相视而笑。笑着笑着,同伴就乘机揶揄我道:“你还记得那次去登二桅尖,遇上陡坡,把包先甩到坡上,再爬坡的事吗?你看看我们,背着包登山走路,方便安全不说,包里吃的喝的还可以放好多东西呢!这破包,丢了算啦!”此时的我,无言以对!但让我丢下“伙计”,还真的舍不得,因为,这包还没到破旧得不能用的程度呢!   

        今年古城庙会上,我在老友们的撺掇下,花了五十元钱,买了一个普通的背包。当时,大家就让我背上包回家,说是适应一下。

        回到家里,我拿毛巾将“伙计” 反复擦了几遍,又上了点油。终于下定了决心,让“伙计”也退休。老婆在一旁问道:“真的不用这包啦?”我答非所问:“让‘伙计’歇歇。保养一下,以后还可以用呢!”

        这之后,我每次出门在外,身边没了“伙计”,常常走着走着,就会突然自言自语:“哎呦!我的“伙计”丢了!”老友们打趣说:“你啊!换了包,像丢了魂似的!”

        今天清晨,我和几个老友去登山。出门前,我背起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背包后,又鬼使神差地打开收藏“伙计”的箱子。老婆开玩笑道:“怎么啦?想你的宝贝啦?”我顾自取出“伙计”,又把背包里的面包取出来,让“伙计”装着。这才出了门。老婆有些无奈,摇摇头,又自言自语道:“这老家伙,敝帚自珍!”。

        大家见我今天又带上了“伙计”,都投来惊诧的目光。一位老友问我:“带多少东西呀?用两个包。”我像做了亏心事一般,低头不语。大家动手检查起来,见大背包里只有一把雨伞和一个水杯,几个水果。

        在大家的责备声中,我有些窘,赶忙将“伙计”也放进背包里。一位老友说:“依我看,你才是这工作包的贴心‘伙计’呢!”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眼前这不起眼的工作包,二十多年来和自己如影随形,俨然就是自己的好伙伴。如今,虽然退休了,但我对它的眷恋之情还是与日俱增。

 

癫痫治疗医院
武汉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
西安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