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邵春梅作品 - 颖州西湖,让我枕着你入眠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07-03

总有一种遇见,恰似初春那一蓬新绿,醉了眼眸;总有一种情丝,宛若那初见,扣人心弦。颍州西湖,一个多么诗意的名字,那种浸透灵魂的诗情与画意,总在不经意间走向我,撩动我的心湖。

 

七月的颍州西湖,飘着凉凉的荷花香气,爱极了这样的时光,喜欢在这样的时光里慢慢徜徉,暑热全消,觉得自己也是微凉的了。看荷花一瓣一瓣缓缓绽开,有谁能拒绝它无言的静美呢?盛夏晓色里的荷塘,游人还未盛。塘水碧绿,摇曳着满塘的荷花,西湖仿佛刚从千年沉睡中醒来,是怀春的少女,顾盼流连。我站在塘边,被数不清的荷所吸引,荷香从荷塘深处隐隐飘来,衣袂沾染了香气,连眉间心上都仿佛被其熏香了。一时,几疑自己是那俊俏的采莲女,轻轻绾起的发髻,十指纤纤,莲叶田田,湖水涟涟,轻轻采撷那一池相思与缱绻。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写杭州西湖的一首咏荷诗。此时用在颍州西湖再恰当不过。满塘翠绿之间,缀点着白的、粉的、红的荷花,那有多么清新脱俗。荷性淡泊,出淤泥而不染。与身处红尘深处,独自散发着幽幽清香的绝世女子何其相似!无论颍州西湖的水多么浩瀚,只在水一方,柔柔静美,身姿绰约翩然,在炎炎夏日中逸世独立。我守着一湖荷香,久久不肯离去。目光穿透荷们,总会想起那些隐逸于尘世中的雅士们来,譬如欧阳修、苏轼等等,他们气质清隽脱俗,在嘈杂、喧哗一片的人群中,只坚守自己高洁的志趣,傲然如荷般的操守,显得那么卓尔不凡。

 

季节衍生的音符醉了谁的眼眸?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也可以在夏日走进画卷般的皖北水乡,去寻找北方不曾有过的意境,就如那首高山流水,徒生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叹。

 

西湖的水真静啊,仿佛从不曾起一丝涟漪,它们在那细细躺着,轻柔得一如西施柔软的腰身。只有那只小船划过时,才轻轻泛起一簇波纹,把一缕月光不小心拈上船舷,那撑船的人,把橹摇呀摇,橹声吱呀吱呀,不断重复着天地的情话。那静谧的水呀,荡漾的桥,还有那深藏于柳荫里暗哑的蝉鸣,都在月光泼洒的西湖里散发着一种动人的妩媚。

 

西湖啊西湖,你为谁缱绻,为谁生?此刻,指尖的温度,倘若一不小心就能碰触到它的静怡。而那一缕纤尘不染的荷风穿过晨曦中光与影的交错,于无声中透着寂然的美丽。

 

水是颍州西湖的灵魂,淼淼湖水,水草幽幽,涵养着一城春色。

 

很喜欢这个季节的清晨,微风轻拂,淡淡地行走在长长的苏堤上。有清风从辫梢滑过,舟上划桨人棹歌声隐约传来。岸边依依垂柳那一抹翠绿,像极了夏天的*一个韵脚,又像是西湖的媚眼,眸光闪动。喜欢静坐在堤边的木椅上,与文字相倾,犹如依偎于恋人的臂弯,满眼都是岁月静好。这时,喜欢到璀璨的宋词里徜徉,“轻舟短棹西湖好,绿水逶迤。芳草长堤,隐隐笙歌处处随。”心随湖水走,将自己放逐于烟波浩渺的西湖山水间。

 

设若春晓时分,玉兰将绽未绽,将那一串串杯盏垂挂于风中,柳树已经如丝如缕,睡眼惺忪的西湖才慵懒地睁开眼睛。风中缱绻着玉兰浓郁的香气,我一个人款款走在苏堤上,将欧阳修、苏轼的足迹细细找寻。任红尘喧嚣,浮光流影,花开花落,这宋时的堤,千百年来固守在这里,苏轼来过,欧阳修来过,无数的文人墨客来过。这依依垂柳中的一株,可是欧阳修、苏轼亲植?在风中,剪一段时光,将欧苏的诗用心赏读。玉兰、樱花、芙蓉、木樨次第开放。被风干的记忆,是否隐匿着苏轼不为人知的情怀。“我性喜临水,得颖意甚奇”。千年寂寂光阴,沉淀出他一心为民,两袖清风的高尚人格。

 

纸上得来终觉浅,真实地站在颍州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近距离接触,才感觉到颖州历史的厚重。

 

廊桥蜿蜒,当皖地一片葱茏之时,再薄凉的人也变得温润起来。在这七月的清晨,沿着西湖漫步,让心穿越千年。

 

颍州西湖波光粼粼,文峰塔影静静。

 

文峰塔叠涩出桅,密檐飞挑,更显朴素庄严。塔身砖雕精美,龙凤图案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站在塔前,有高山仰止之感。据史料记载,因城东南奎星楼不高,文星不太显露,遂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于此建文峰塔,使其成为颍州地标性建筑,到颍州不能不到文峰塔,沾一沾“文风”塔的灵气,听一听古楼悠远的钟声,体味那千年的沧桑与厚重的历史。很妙的是冬天的文峰塔,塔沿上落一层薄薄的小清雪,在夕阳晚照下晶莹闪烁。朔风吹过,塔铃摇曳,而此时的文峰塔犹如一位智者,俯瞰着西湖。

 

静静地欣赏西湖倒映的文峰塔,苍穹之下,文峰塔与奎星楼遥相呼应,朝暮守护。

 

这里是安逸的,宁静的。走到这里的人,都怀着一份虔诚。塔耸拔挺秀,平地而起,欲与天公试比高。登临塔上,则见日落霞蔚,塔影倒映,像如椽巨笔饱蘸汁墨,神奇莫测。

 

文峰塔,不但是一代又一代颍州人的文化梦想和精神寄托,它还是一座英雄的塔。1948年3月,刘邓大军与驻守阜阳城的国民党部队展开激战,夺取制高点——文峰塔,是胜利的关键。激战中,文峰塔被两发炮弹击中,塔基炸开一个缺口。文峰塔很终经受住了战火的洗礼,历经300多年的风雨,依旧矗立于颍州大地上。

 

在时光的剪影中,我又仿佛看到了众文人齐聚聚星堂。聚星堂,是天下文人仰慕的殿堂,就是现在的阜阳市北城小学所在地,虽已是“寻常巷陌”,可在近千年之间,这里曾聚集了以太守欧阳修为主的当朝文人,他们在这里聚会、饮酒、赋诗,是远离市声,率性文学的一块沃土。把酒临风,纵情畅叙,时光倏忽而逝,近千年过去了,这城盛会热闹的场景仍清晰地浮现在我面前。

 

聚星堂外瑞雪飘洒,堂内高朋满座,拈韵赋诗,饮酒作对,颍州酒成了催化剂。酒酣处诗如泉涌,这一天所作的几十首诗作编汇成书,名《聚星堂诗集》,一时名扬天下。天下文人趋之若鹜,欧阳修的门生、大文豪苏轼也来了。欧阳修与苏轼任颍州太守时,都兴农事,重水利,修西湖,治颖有方,百姓安居乐业,政通人和,还留下传颂千秋的诗作,及与众群贤聚集聚星堂的文坛佳话,为颍州大地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翻过千年的史册,不知是文人墨客诗意的笔墨渐浓了颖州西湖的唯美,还是悠久的历史文化重彩了颍州厚实的底蕴。

 

时光莞尔,当我们还在唐诗、宋词里低吟浅唱时,颍州却在悄悄变化着,变化得让你越来越认不出来。青砖黛瓦,小桥流水,吟诗作对,终究只属于过去。现代化的颍州,已匆匆掠过曾经,取而代之的是跨湖大桥,南北贯通,车水马龙;女郎台前,人流如织,碧波荡漾;环岛绿道,花木扶疏,绿肥红翠……

 

很是喜欢颍州这夏日之夜,湖水潋滟,琴声悠长,夏虫呢喃,任时光走笔,写意成很美的字笺。

 

颍州的夜有点妩媚,像一个娇羞的女子,让人心醉。夜下的西湖,轻盈旖旎,如一只灵动的舟子,在浓淡有致的绿意里轻轻摇曳。诗意沓来,多想撑一支长篙,漫溯于西湖的清波里,静静独享那别样的温婉与雅致,聆听每一朵荷的花语。而那倾城的月色,薄薄地洒在荷花上,是那样柔美,那样迷离。小醉微醺,让我在西湖的婉约里,研一湖丹青作画。西湖啊,西湖,我愿枕着你的碧波温柔入眠。

 

作者简介:邵春梅,建平县青松岭乡人,汉族

癫痫病的很新急救措施
癫痫病早期有什么症状
治疗癫痫好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