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张礼标 - 乡贤金满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10-30

张礼标

 

“出新闻,道新闻。新闻出在那府、那县、那乡村?新闻出在台州府临海县杜桥直落穿山村,穿山有个叫金满。啸聚山海抗朝廷!劫富济贫是好汉,台郡六县都闻名。”

 

在台州大地上,传唱百多年经久不息的道情——“金满大闹台州府”,“金满打桐坑”等民间说唱艺术,至今还被人们喜闻乐道。金满(1839一1917)字玉堂,临海巿杜桥镇后地村假山自然村人。身不满五尺,微胖,面略黑,脖子上隆起的“富贵包”大如馒头,日常都低着头,人称“低头老虎”。金满年少失怙,七岁时父亲金学足病故,金满无奈去恶霸地主林寿家放牛。不幸中有万幸,林寿雇佣的一位长工,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几年下来同吃同住,金满忠厚老实讲义气,得到武林高手的赏识,他暗地里收金满为徒,传授武术。一个肯教,一个肯学,十几年晨昏苦练,金满拳棒皆精。

 

有一年,金满母亲生了重病,金满向地主林寿要工钱,拿钱回家给母亲治病。林寿破口大骂金满忘恩负义:“我家好酒好饭供你十几年,大肚猪猡只吃不干,如算账,要倒贴钱给我。”抬手“啪啪啪”打了金满三个耳光,林寿的三个耳光,打出了震惊晚清朝野的“平心大王”。血气方刚的金满把林寿打倒在地,痛揍一番,夺门而出,回到家中。金满母亲得知儿子闯祸打了林寿,又惊又怕,加重了病情,不久就撒手人寰。金满料理母亲后事后,投奔在桐峙山占山为王的王崇良。入伙没有多久,因金满艺高胆大,足智多谋,王崇良把首领位置让贤给金满。清光绪五年(1879)八月,金满伤官兵十余人。七年,树“平心大王”旗,六月二十九日,金满率十八弟兄大闹台州府,劫府狱,释重囚亲戚项道志等27人,震惊浙省。七月一日,部属劫宁海西垫厘局。七月三日,劫小雄粮厂。七月二十八日,攻破位于花桥镇的临海县丞署,杀县丞邱洪源。闰七月十三日夜,劫黄岩县金清厘局,十八日,金满在白沙洋率部大战清水师。金满的“平心大王”行动极大地鼓舞了台州各地不甘寂寞的好汉,光绪八年(1882),黄岩牟维宗,温岭潘联瑞、叶兴宗等聚众以应,朝野震惊。光绪九年(1893),光绪帝旨准兵部尚书彭玉麟对金满招安的奏折。遂由杭州人徐春荣丶天台廪生谢梦兰丶临海小雄武生戴荣等为介,经谈判,金满接受浙江巡抚刘秉璋招安,授五品功牌及战马,部下百人换发后膛枪,责令留营戴罪立功。光绪十年(1884),中法爆发安南战争,金满随彭玉麟水师开往广东抗击法国侵略者。二十四年(1894),中日甲午战争,金满奉命赴援。二十五年六月,升长江水师守备,光绪三十三(1907)年告老致仕。民国三年(1914),金满携三子荣归故里,租住塗镇太和里。1917年8月20日,坐逝于杜桥太和里“上太和”,卒葬于雉溪钟岩山金仙寺前。上世纪六十年代修建童燎水库,金满坟移迁至水位淹没不到的今水库大坝北端往西走进百多米的山路旁,乱石彻成的土墓,茅草丛生,一抔黄土掩风流。至于道情中为何说金满是穿山人?古代时,杜桥地区金姓、李姓是大姓,素有“穿山金,大汾李”之说。

 

穿山周边有十几个金姓村落,都奉穿山金氏宗祠为祖祠,他们都乐于自称是穿山人为荣。所以,民间“道情"中称金满为穿山人。金满出生的后地村假山自然村,地处杜桥镇东南二公里,地处平畴沃野,稻麦桑榆之地。东北枕是塗川平原上兀起的小山——穿山,穿山海拨几十米高,山有一巨洞稍倾东南斜对穿,故名曰穿山。传说一年中春夏几个月份,大海里升起的一轮红日,站在穿山洞北边几十米的地方,往山洞看去太阳如穿洞孔而出,整个山洞红彤彤光芒四射,称为"穿山晓日",为当地一奇景!古为杜桥八景之一。斗换星移,沧海桑田。现穿山南麓早已高楼林立,遮挡住海平面升起的太阳,"旭日穿孔"奇观已不再!金满故里为道光年间建筑。故居门前路旁竖立着临海巿重点文保单位石碑。2001年为了弘扬乡贤丰功伟绩,多方集资修复了金满故里,占地面积约4500平方米,由金满故居、德玉堂、平心亭、九曲桥、荷花池组成。2002年新落成三间金满纪念馆,内金满铜像面北端立,双目烔烔有神凝视远方,两旁十八兄弟塑像,栩栩如生。使人遥想当年,金满和众弟兄金戈铁马峥嵘岁月。正如道情中所唱:“金满大王一声令,要到白沙洋上挣花银,众班弟兄车锚拨蓬呀呀声。要拨拨过尖刀蓬,要驶四面潮水八面风,人会摇,船会条,穿礁道头到来临。去大海上劫富济贫,快意恩仇。”

 

纪念馆内陈列有晚清状元张謇撰《玉堂公传》,左宗棠、彭玉麟、张之洞等书赠诗联和金满事迹系年,实物、遗迹等文献资料及图片陈列,增进了解金满生平,新立《金满纪念碑》一通和《平心亭碑记》一通。另外,还有纪念金满的文学作品,有临海县文化馆编辑的道情《金满闹台州》、《折脚蟹传奇》,电视剧《山大王金满》。2003年4月9日纪念馆正式开馆,命名为临海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关于金满的民间口头文学“道情”,故事传说版本很多。民间习惯把金满叫做王金满,原因是;传说金满幼年丧父,金母携金满转嫁桃渚芙蓉村的王老五为妻,老五给金满加己姓。又传说,百姓认为王为王爷,在金满名字加王,实际上金满姓金不姓王。行文至此,我要特别指出的是,在金满道情唱词中,“喝尽台州六邑苍生血,染成鳌头一点红”,以反面人物出现的台州知府刘璈,在金满起义时,刘璈已经调离台州。而且,刘璈是湖南岳阳人,不是道情中所说的山东人。实际上刘璈对台州文教有极大的贡献,是可立庙堂、可配享血食的人!背了百多年黑锅的清台州知府刘敖,可卸下黑锅矣。

 

小儿癫痫病治疗多少钱
四川癫痫
哈尔滨哪里看癫痫病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