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南归和北飞的未来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1-10-30

南归和北飞的未来

我受邀去小姨家参加表弟和表妹给宝宝补办的抓周宴会,没有直接去摆酒席的地方,去小姨家先看看惦记了好久的两个宝宝。

对表弟和表妹小时候的印象已经模糊不清,她们出生的地方离我出生的小村子距离约有10公里,同属于黄土高原的苔原。表弟,表妹居住的村子叫做马塚村。厚重的黄土地就如同厚重的中华五千年历史,马塚村在古代奴隶制诸侯国遍地的时代,马塚村是集中处理死去马匹的地方。亲戚们每年相聚的时间不多,平常四散在各地工作学习,已经远离了出生的地方。也就是过旧历年的时候,在舅婆家约一个日子大家一起聚聚,彼此熟悉起来已经是我参加了工作。只知道表弟学习很好,考上了我们地区很有名气的高中。从母亲的介绍中得知,表弟是腼腆而少语的,每到周末,小姨总会去学校接表弟回家,然后周日又送到学校。整整坚持了三年,我当时有点理解不了,那么大的娃了,会迷路吗?对表妹的印象到是比较清晰,过年从舅婆家离开然后又去小姨家,小表妹就会忙里忙外的帮小姨做家务,声音清脆,干活麻利一副小主妇的样子。

某年,腼腆的表弟发威了,听说表弟考上了北京大学,在我们那个黄土旱塬上无异于平地一声响雷,震动了周围的四里八乡。过年的时候,小姨和小姨夫如果平常笑的话一般会露出五颗牙,那几天小姨和小姨夫笑起来绝对露出来的有八颗以上的牙,将往日的骄傲很好的藏起,显得比平日里更谦虚,对贺喜的人说“没啥,真的没啥,娃也就是瞎猫逮着个死耗子。”然后胸脯挺得更高。表弟同一班考入“985”、“211”重点大学的学子们意气奋发的相聚小姨家庆贺,小姨、姨夫也格外慷慨,给表弟解禁,让他们平生*一次白酒、啤酒、饮料一起上,没有家长干涉,放开了造。我有幸参与其中,分享幸福,市侩的我在那个时候也忽视了两个小表妹,一个麻利的在厨房忙碌的小表妹,一个并不臭,小姨一家都爱叫“臭胎胎”的表妹。腼腆的表弟在这个时候也是意气风发的,还没有到指点江山的时候,几杯白酒下肚,估计幸福和着白酒的灼烧会让表弟体会到人生*一次的甜醇夹杂着甜蜜的感觉。小姨和小姨夫看表弟的眼里也是会流出甜的蜜意。

表弟叫白璐,因为很腼腆,我故意叫他“露露”。对“露露”印象深刻的原因不是因为表弟,是因为许晴和喜欢承德露露那个微甜而白的味道。每到自己下班归家的途中,路过超市总会去货架上挑选一些在运输途中因为各种原因有些扁的或者瘪的“露露”,它们的售价往往比精美的盒子装的售价低一些,味道还是那个味道,喝起来绝对的物有所值。以后,也许是因为表弟,也许是因为承德露露和许晴。我对露露是情有独钟的,每年过年走亲戚的时候总会买的礼品中不可或缺的就有承德露露。

等到自己有孩子的时候,麻利的表妹也有了好消息,也考上了一所好大学,自己忙于孩子,对表弟和表妹的关注度小了,但还是固执的喜欢礼品盒子中的露露。孩子大些了,麻利表妹已经研究着学问去了广州大学,大多研究生在导师面前应该是温顺而听话的,表妹经常为了学术问题把导师气的没脾气,倔强、可爱的坚持自己的观点,导师往往气呼呼的溜达几圈回来后,拍拍小表妹的头无奈的笑了。以后的日子里,考取了北大的表弟代替了许晴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给孩子励志的目标人物也变成了表弟。一提到露露两个字,孩子不懂会天真的对我说“是不是西塞山前白鹭飞那个白鹭吗?”我尴尬的啊两声,对孩子说:“就是你经常喝的露露的露。”孩子会说:“哦,叔叔,北大,承德露露。”在我的内心中,也是希望我家的“蛋老班长”也有一天会从黄土高原起飞,展翅翱翔,去往他内心向往的地方。

时间呼呼,表弟毕业了,表妹也毕业了,那个叫“臭胎胎”的表妹也考上了一所名牌医科大学。研究生表妹考取了公务员,定居于广州。表弟应聘于“比人家低”(比亚迪)的造汽车的企业搞科研,自己研究出来的成果多半不会属于自己,是属于企业老板或者企业的。表弟就在“比人家低”的那家企业谈了个七彩云之南的脸型如许晴的圆脸大眼的好看的苗族女子——小左,结束了自己单身狗的日子,每年过年的时候开启烦恼的幸福之旅,事先必须讨论好回北方还是去南方过年。

因为姊妹、弟兄们都开始各自东西,老人们也会各自东西,怕孩子们会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于是我查询段家姓氏的来历,史记应该有*的文字记载,我从史记中找年纪大的字问,商量,求索,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段作为姓氏,从自己考证的来源看,史有记载的段思平(893-944),大理,*一世王,公元937年-944年在位,出自白蛮大姓,世为南诏贵族,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年,贵族郑买嗣灭南诏后,为小府副将,积功为通海节度使,其后,历经大长和国902-928.大天兴国928-929和大义宁国929-937.五代后晋天福二年937.灭大义宁国,建大理国。中华大地,南,始建之国为越国。世居南之地者,随姓或族聚集而居,随鸡犬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由此一说,说明一点可能,也许久远之前我们也许就是有着说不清楚的亲戚关系。

其实,我从内心更喜欢的是叫做小左的妹妹吧。多年前因为神奇的互联网,我结识了一位云之南的听话丫头,我是以白胡子长者的形象出现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估计我家听话的丫头和小左一样也是圆脸和丹凤眼的,小左是腼腆的,不喜欢说话。丫头却是调皮捣蛋的,总是用各种民族美食诱惑我,在她的心目中我是个白胡子老头,名字叫老夫子的。啥叫爱屋及乌,想来表弟是不会吃醋的。

小表妹带桐桐归乡,小左和露露也带二子归家,小姨和小姨夫快乐加痛苦,一堆孙子,爷爷奶奶照顾不过来啊。小表妹愈发的逆生长,欲加的娃娃样,桐桐闭着小眼睛,呼呼的睡觉,淡淡而细弯的簇眉,当自己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会皱起她的小眉头表达一种不满意。妹妹小左还是那么美丽,比有航航(杭杭)时候还苗条漂亮了许多。小左的二子却是壮壮的、肉肉的感觉,双下巴,睡着觉,一边铺的垫子上让口水润湿了一片,小毛头估计是想着吃姥姥家的香香的腊肉和糯米糕。我用手指轻轻的动动小毛头的塌鼻子,小巧的肉呼呼的嘴巴角。小毛头表达不满意,用握紧的拳头在我动过的地方挥舞几下,好像在打拳击,让你动,让你动,给你几拳头。我还是动,小毛头没办法,和“起床气”斗争后慢慢睁开他的丹凤眼,眨巴眨巴,不认识,好奇的。小左说,小毛头很喜欢吃肉呼呼的小手,我抱起小毛头在他耳边轻轻的警告他,不许吃手手。唉,小毛头还真听话,握紧拳头垂下胳膊四处打量。小毛头挺善意的,没有再对我打拳击。

没有看到叫“臭胎胎”的表妹,小表妹医科大学毕业后已经开始实习。陆续来了好几个表弟表妹的丫头和毛头,我的怀中抱一个,眼里看几个,心中被深深的幸福和希望所淹没,我们弟兄们、姊妹们的亲情和友情会在他(她)们的身上得到发展和延续,不管南和北,国外和国内一定会展翅高飞。但是,他们一定会记住他们的根在哪里,在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小村子中,在一个个被香烟缭绕的,写有名字的牌牌上的老屋里。

北京很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郑州市在那治疗癫痫好
很好的治癫痫方法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