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爱到尽头是悲哀

来源: 北方文学网 时间:2022-04-26

【一】

向小桠又一次将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

迷蒙细雨中,她撑着雨伞,背着挎包,想离开那个刚刚令她委屈得泪水横流的家。可此刻,才距离自己那栋两居室商品房几百米远,向小桠便发现自己已是无处可去。

是啊,从前开的小店没有太多生意早就关了。这会,孩子高三,几个月下来,向小桠都是呆在家中做了一个纯粹的家庭主妇。每天除了买菜会出出家门,其余的时间向小桠都宅在家中,与外界的那些同学和朋友根本没有多少联系。

父母、兄弟姐妹倒是都在这座城市,可那却不是向小桠能去的地方。眼睛红红的、眉头紧紧的、面容冷冷的,就自己这样一副苍桑的容颜还怎么去见他们。更何况,他们平时还以为自己生活过得不错呢。

只能是离开这座城市,去外地散散心。可一翻挎包,向小桠才发觉自己的身份证还在家中写字桌的抽屉里。但转念一想,即便是身份证在身上,自己又能走到哪里去呢?还有半年孩子就要高考,总不能因此就置孩子于不顾吧。

硬着头皮,向小桠只能转过脚步,无可奈何地朝家中返回。

【二】

十年前,当苏可为恋上赌桌时,向小桠就曾有过几次摔门而去。可每次,想想现实的无奈与悲催,向小桠都只当自己是疯了一回又一回,不管当时闹腾得有多凶,很后又都不得不草草了之。

不过,有件事情还是让向小桠心酸了许久。

那是个寒冷的冬夜,同样是因苏可为的赌,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结果一气之下,向小桠离开城里的家,深夜十二点多钟在胆战心惊中打车去了乡下的单位宿舍。原以为苏可为那晚会打她手机,可直到第二天上午也不曾见苏可为提起。待后来两人关系和好如初时,向小桠才得知那晚苏可为居然睡得比任何时候都深沉,根本就不知道她离开过家里。而那天,同在向小桠家中居住的还有苏可为的母亲。

自打苏可为恋上赌后,一年又一年欠下的债务就让向小桠感到他们家是越来越贫穷。每天,当苏可为去上班时,向小桠在家中都会默默祈祷,生怕在单位上班的苏可为不知何时又会冷不丁地在外生出许多欠款来。

也许是穷怕了,也许是过于在乎苏可为了,此后,只要捕捉到苏可为在外有什么风吹草动,向小桠的心里就许久得不到平衡。而这种不平衡的心理堆积太久,便一次次地引发了他们之间毫无意义的战争。

尽管每次无聊的战争过后,苏可为也会卑躬屈膝地与向小桠求和,但那些争吵所带来的伤害却无形地在两人心中划下了一道道伤痕。

【三】

在朋友眼里,苏可为是个顾家的男人,更是个绝对的孝子。除了爱赌和视金钱如粪土,对父母,对兄弟姐妹,对身边的左邻右舍,当然也同样包括对向小桠的亲友,大凡只要有人开口,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再难的事情苏可为也会拐几个弯给他们办好。

但对向小桠,苏可为表现出来的却又似乎只有他那绝对的大男子主义精神。

曾经开玩笑时,苏可为就给向小桠立下过近十条规矩。而这些规矩,几乎都是要求向小桠必须对苏可为的家人竭尽孝道,尤其是对苏可为的父母,更是得言听计从。

那时还是他们爱情的鼎盛时期,尽管苏可为是这样说了,可向小桠却并未当一回事。真正让向小桠和苏可为家人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的便是从苏可为一次次不分对错对向小桠的无端指责开始。

“还说你素质高,根本还不如个乡下女人。”每次,只要关系到苏可为的家人,管它何种原由,管它是谁挑起事端,倘若苏可为的家人感到不悦,那错便指定在向小桠身上。“还说你素质高”便也成了苏可为打击向小桠很为有力的武器。

原本向小桠的性情也还不错。除了与生俱来的自卑,在向小桠生活过的圈子里,向小桠的人缘也算可以。

对生活,其实向小桠并没有太过于高的要求。对苏可为的家人,向小桠也并没有任何的心计。只是向小桠那看上去太过冷漠的表情和一些口是心非针对苏可为的言行却时常让苏可为及苏可为的家人心生误解。

而今的向小桠是有些太过小气了。因为时不时地总能从朋友口中听到一些有关苏可为仍旧在单位参赌的消息,而每次当向小桠拐弯抹角向苏可为询问时,不但不见苏可为有丝毫愧疚,相反,言辞笨拙的向小桠似乎还慢慢被苏可为洗了脑。

“你看,现在单位里谁人不玩,打牌、泡脚、唱歌、喝酒那还不都是为了工作。若不是这样,你以为我愿意啊。”在苏可为的骨子里,向小桠的每一次追问无外乎就是无理取闹。

要真只是为了工作就好。可向小桠却怎么都还是无法理解,难道不打牌、不泡脚、不喝酒唱歌,那工作就真的无法开展吗?

【四】

十几天前,在给苏可为清洗袜子时,两根紧紧缠绕在苏可为袜子上的染着金黄色彩的头发,让向小桠心里如误吞了苍蝇般难受。

虽然之前两人在谈及吃喝嫖赌的不良社会风气时,苏可为也曾狠狠地发过毒誓,说这辈子绝不会做对不起她向小桠的事情,可面对几次三番在外欠下一笔笔赌资的苏可为,那两根紧紧缠绕在苏可为袜子上的长发却怎么也让向小桠心里难于平静。

就当那是自己看花眼了吧。几天前,尽管向小桠在憋得难受时也曾不着边际的向苏可为嘟哝了几句,但终究还是将它埋进了心底。

但此刻,苏可为父母的到来,却又无端触动了向小桠心底那根敏感的神经。

老家鹅卵石堆砌的老屋按说拆掉重建新居是没什么不可,即使将老屋宅基地的使用权全都留与苏可为的小弟也没任何关系,反正向小桠是不可能再回老家居住了。

可让向小桠心生怨气的是明知她向小桠家还欠着一屁股的债务,苏可为的父母却还津津乐道让他们兄弟合伙重建新居。

“现在的房子都还空在那,干吗要那么急着再建房子。我是没钱,我也不想在老家建什么房子。”想起苏可为小弟现买的新居都还空在那没人居住,向小桠真是生气了。这一生气,向小桠的脸色就难看了,说出的话也生涩坚硬。

“那你不要,就将分给你的那份宅基地卖给老三,好让老三去建新房。”看向小桠变了脸色,苏可为父亲的脸色比向小桠更为难看。

“我也不卖,就让它放在那,反正卖的那一点点钱也不够苏可为拿去赌。”这会,提到钱就让向小桠莫名难受。

“我还没死,死了也是我想怎么分就怎么分……”这回向小桠可是又捅了马蜂窝了,苏可为的父亲两眼一瞪,就差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还说你素质高,简直就是个乡下女人。”当苏可为那句经典的训斥向小桠的话一出口,泪水顷刻迷离了向小桠的双眼,她觉得自己再也呆不下去了。离开,唯有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小屋才是她很好的出口。

【五】

将自己又一次这样置身于茫茫的街头实在不是向小桠所愿,当身后自己家的那扇防盗门“嘭”的一声被自己关上时,向小桠根本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逛了一段路后,向小桠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双唇,恨自己又做了一回无聊的蠢事。

是啊,当爱情还在自己心间,当期待还盈满自己心怀,那一次次的将自己置身于家门之外的愚蠢之举除了带给自己和家人无尽的伤害,是不能赢来任何好处的。原本她向小桠只是希望生活能过得一帆风顺,原本也只是期望苏可为今后能好好顾顾他们共同的家庭,可每一次却都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达到提醒双方的目的,这种爱是让向小桠所不愿和惧怕的。

倘若哪一天他们的爱真的走到了尽头,向小桠也会知道那一定是他们共同的可悲可叹之处,因为他们原本真的是爱着对方,只是那么多的不良处世方式在无形中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昆明治疗羊角风医院哪家好
小儿良性癫痫类型
癫痫疾病到底该怎么治疗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